▼台少盟好色計學員阿心

『張老師月刊』6月《送青少年一對翅膀》

只要給我一根釣竿,我還是可以學會釣魚!




流浪中遇見美麗

★張桓瑋  圖片提供/逆風少年大步走

【人物】阿心

【流浪表】讀完高一即赴丹麥當交換學生,中間曾休學一年回臺等簽證,爾後再返回丹麥完成高中學業,但未通過畢業考試。2011年回臺後參加台少盟「好色計就業力培訓班」,在設計公司通過三個月實習被留任,開始從事文案發想撰寫工作迄今。

「關於設計這回事,從
facebook中流行的圖像表來看,可知父母認為設計工作就是惡搞,朋友會覺得下班後有跑不玩的Party,而事實上……卻是每天都得擠出新點子,搞到自己心力交瘁!」

投影片播放著阿心為台少盟「好色計就業力培訓班」學弟妹們展示的facebook圖像表,其中有著不同場域人士對設計工作的想像,在「現實」欄位裡,卻是看到一名設計師將頭倒臥在電腦前,彷彿被榨乾快吐血的模樣……。

一頭長髮翩然垂落,二十二歲的阿心衣著剪裁時尚、言詞犀利風趣,不時牽動大家嘴角的笑意。然而,這樣一個神情伶俐、談吐條理分明的女孩,居然連高中都還沒畢業?!


十七歲,隻身流浪丹麥

「念完高一,我就接受媽媽建議,拿到獎學金補助到丹麥當交換學生了,前前後後大概在那裡待了四、五年吧,一直到去年才回臺灣。」與阿心深談,才知她在丹麥雖然完成高中學業,卻因未通過考試而遲遲拿不到文憑,最後兩年,都是在邊打工邊準備重考中度過。

到國外留學耶!想來應該羨煞旁人,她卻搖搖頭表示:「其實一開始我比較想留在臺灣念書,而且一個人在丹麥,還挺辛苦的……。」

媽媽是阿心唯一的家人,卻在她到丹麥頭一年就到美國去了;但阿心並未隨母親赴美,而是選擇在丹麥,接受不用支付學費的高中義務教育。

十幾歲的小女孩身處他鄉,親人摯友皆不在旁,學校成了她唯一的監護人。

「我記得一次在丹麥辦簽證手續,跑了好多地方,中間又有超多問題,當下忽然覺得非常委屈無助,就坐在路邊的階梯上忍不住大哭起來。」阿心淡然地訴說這段過往。

一個人隻身在異國流浪,寂寞如影隨形,留學的璀璨風光中透著伶仃的淒清;堅強和獨立,似乎是不得不的成長。

孤單中,採擷「美」的純粹

對阿心而言,這趟歷程就像半杯水,究竟是半杯空還是半杯滿,端看你如何解讀;她總習慣用美好的角度來詮釋困境:「雖然生活遇到一些瓶頸,但也讓其他人有機會去愛我,讓自己有機會更深刻體會別人的愛。」

當地一位陶藝家老奶奶的給予和幫助,就讓彼時不知如何處理孤獨寂寞的阿心,找到憑依的所在。

「那位老奶奶人超好,熱情到不行,可能她以前經歷過一些低潮吧,所以非常能瞭解我的感受!」阿心口中的老奶奶,在丹麥有一幢典雅的小房子,許多藝術家不時聚集在此分享作品。阿心和她一起生活的那段時光,兩人常結伴去看展覽、到藝術市集擺攤,汲取當地美學的自然純粹。

無論在林中閒適漫步,抑或坐靠窗邊塗鴉書寫,信手採擷 一米 陽光折射的詩意,生活裡,處處都有「美」的傳遞。「當地的藝術家、設計師都是從自然和生活中受到啟發,像是他們家中一定要有院子,建築物特別注重採光。」耳濡目染下,阿心漸漸培養出簡約、生活化的美學深度。

丹麥,隨處可及的美麗揚起阿心的設計夢。2011年,她決定款收包袱返回臺灣,參加台少盟「好色計就業力培訓班」,準備為生活重新漆上透亮的色澤。

好色計帶領下,垂釣夢想

「由於高中文憑沒拿到,學經歷這方面我真的滿欠缺的,但我覺得,只要給我一根釣竿,我還是可以學會釣魚!」而台少盟「好色計就業力培訓班」真的給了阿心一根釣竿,讓她有了進一步垂釣夢想的機會。

「阿心跟其他學員有很大的不同,可能在國外待了幾年的關係,她不像有些孩子容易退縮,反而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還主動來信詢問課程,上課時也很勇於發問。」台少盟就業輔導員洪曉萍笑著說,阿心 常常問到 老師主動喊停,拜託她暫且把機會讓給別人!

從職場上應對進退的眉角,到投入設計實務作業,台少盟「好色計就業力培訓班」穩紮穩打地教授最根本的就業態度和應用技能。而說起和其他學員的互動,阿心攤手表示:「沒辦法啊,誰叫我是裡頭年紀最大的,當然就要負責炒熱上課氣氛,平常也要多關心同學囉!」

督促彼此別偷懶,要常練習畫畫;定時聚在一起分享新作,看誰又精進了插畫技巧,誰又發展出最新設計風格。就連大夥吃飯時,一張紙、一枝筆,一人一畫地逐次傳遞下去,共同創作的「圖像接龍」,無形中便勾勒出這群孩子們相知相伴的深厚情誼。

在主流之外,重塑自我價值

現在阿心終於通過三個月實習,被設計公司留任,負責文案發想撰寫工作,並一邊磨練設計功底。「工作以外的時間也是很重要的,必須常到書店看書、翻雜誌,也要多觀察生活週遭的小事物,並不斷產出作品,才能有更多突破!」

談起與眾不同的求學、謀職歷程,阿心身上不見多數設計人小憤青式的倨傲,卻有著對生命的獨到見解,表達精準、字字切入肌理:「以前也曾經自卑、茫然過,身邊的人都大學畢業了,我卻連高中文憑都沒拿到,但我看過、走過的路,卻也是別人所沒有的,不是嗎?」

誰說抵達夢想的路只有一條?經歷生命的衝撞,走過主流體制外的百轉千迴,就算曾經怯弱,只要勇於創造自我價值,人人都有摘取幸福的權利。

「尤其曉萍姐真的給了我很多關心和照顧,重點是,我不用擔心她對我是否有偏見或刻板印象,在她面前我不需要掩飾。」看著阿心和就輔員洪曉萍你來我往地鬥嘴聊天,濃郁情感可見一斑,只聽洪曉萍不時叮嚀:「我覺得妳對別人講話也不要太over,還有啊~高中文憑妳還是找個時間拿到會比較好啦!」

 

*    *    *

 

講臺上,正和學弟妹做經驗分享的阿心,眼看剛吃飽飯的大家呵欠連連,隨即展現大姐頭的個性:「嘿!我們來做個『午操』吧,來~首先先彎下腰喲……」大家紛紛感受到「學姐」的熱情,而阿心對夢想、對生活的執著,也正漸漸渲染開來,匯聚成一股暖意,緩緩流進所有人心底……。

 

▼目前阿心已被設計公司留任



    全站熱搜

    好色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