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市長,你聽到了嗎?

《台北市如何打造友善青少年空間?》論壇紀錄

 

 SAM_1687.JPG  

(圖一)兒少代表臺北市政府兒少諮詢代表何佳穎(木柵高工)報告實況

  年底大選正如火如荼開打,各家候選人紛紛拿出政見要全民買單但是市長候選人們會不會為沒有投票權的青少年提出友善青少年的政見呢?10月25日正舉行第12屆同志大遊行,當候選人站出來表態支持同志議題希望獲得更多選票的同一時間,台少盟青少年會館也正舉行一場非常重要的論壇--《台北市如何打造友善青少年空間》

  由於全球世界各國投票年齡都在18歲以下,因此許多國家都有許多重視青少年休閒文化的友善政策、措施和空間。然而台北市除了Y17(過去稱之為「台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似乎沒有特別為青少年量身打造的文化藝術或休閒空間。當台灣當選2014年友善國家第22名的同時,但是友善青少年的空間卻是少的可憐。過去台少盟曾經調查發現,青少年常常發生「想要和朋友一起交流、討論,卻沒有地方去、聽過Y17青少年育樂中心,卻無從用起;很多空間太貴、太遠、不實用;想要表演舞台、成果發表找不到場地或太貴、付不起;希望在社區有一個專屬青少年的交流基地;想要擺攤、創意發想,卻困難重重」等困擾。而再問到「你/妳覺得一個友善青少年的空間,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台少盟2011年所做的一份調查發現(如圖一),61%認為最有用的文化藝術、體能休閒措施是社區文化交流場所。因此10月25日便以《台北市如何成為友善青少年空間》為議題,邀請兒少諮詢代表、文創工作者、嘻哈舞蹈青年、市議員及里長候選人等擔任與談人,分別從不同角度探討如何讓台北市成為友善青少年空間。以下彙整當日論壇各與談人精彩的發言內容 

(表一)少年ㄟ的一天調查(以台北市高中為例)

青少年的一天.JPG

 

 

(表二)最有用的文化藝術、體能休閒措施調查

友善措施.jpg  

                                                                             

Hot Issue:台北市青少年下課後能去哪?

臺北市政府兒少諮詢代表何佳穎(木柵高工)表示

  青少年下課後(以高中而言)最主要的活動有社團、休閒、運動等,其中大部分以社團為最主要活動,多是課後留下社團討論或校園某個角落、簡餐店、北車空地等聚集,常遇到被投訴、干擾等情況;但放學後留在學校空教室討論,到下午五、六點又會遇到警衛趕人的窘況,延伸出另一個問題—誰來為留下的青少年值班?沒有老師、也沒有法條約束,老師如何值班?有很多老師會建議學生轉至圖書館討論,而圖書館只能安靜自修,沒有空間討論;由於學生來自不同地方,學校空間有方便性,留在學校內可以節省交通費;如至北車、捷運站等公開場合,出入繁雜,無法顧慮安全,導致家長擔心;校內有警衛、監視器,家長較能放心;如果在校外,學生只能選擇便宜的簡餐店 ,如麥當勞、摩斯漢堡等,還需消費,家長認為浪費金錢,進而反對學生參加社團、休閒活動。雖然學生平安保險有學生留校安全的保障,老師值班變成另一個需要校方支持的議題

Y17實地實訪查報告Y17 or Y37?

  另外為了瞭解下課後同學還能去哪裡?我們台北市兒少諮詢代表休閒文化組組員特別前往Y17台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進行訪查。成果如下

調查時間:103年10月7日星期二PM6:30

地點:台北市兒少諮詢代表休閒文化組組員

目的:希望從青少年的角度,以實地訪察的方式,實際了解Y17的使用狀況

 

  青少年育樂中心是臺北市政府專為青少年所設置規劃的休閒場所,營運初期以公辦民營型態委請民間機構經營,民國102年10月1日由市府收回自營,青少年育樂中心之空間設計及服務內容,應以青少年之需求及可使用時段作為最優先考量,但目前在台北市教育局經營管理下,經過幾番修正及調整後,仍有許多空間及借用辦法是相當不便利於青少年使用,期盼經營單位能以積極的態度規劃管理青少年育樂中心,提供優質的服務品質、安全友善的活動環境,以滿足青少年各項需求,建構青少年的健康身心。

    借用辦法實地訪查:每一時段皆要20,000元以上,雖然教育局聲明已發文至各校,但學生未能知悉憑公文可免費使用。網站上也沒有公佈訊息,缺乏誠意。

建議:

1.空間借用應開放網上申請,並在網站上可查詢借用狀況,並以青少年借用為優先。

2.小型空間(2樓、4樓、6樓、8樓),無人使用情況下可現場登記使用

3.組成維運小組,並有青少年團體及青少年代表,定期舉行會議(一季一次),針對營運狀況、使用情形等提出建議,並建立青少年及民眾使用者意見反饋機制,並定期公佈會議記錄。

4.目前y17給予青少年的觀感,如同房東出租空間給不同單位,彼此間沒有關聯、缺乏整合,建議應以青少年為主體思考,進行整體性規劃。

策略數位媒體視覺藝術總監托比老師表示:

SAM_1772.JPG  

  五、六年前曾在Y17附近生活好一陣子,常經過Y17,但不知那是做甚麼用的,卻常看到有記者會等商業合作發表,但看起來Y17並不適合青少年!此外軟硬體落差太大攀岩也沒有這個風氣;運動中心也很少見到年輕人,建議有業者進駐;現在教育中有很多是對美學、體育的剝奪,很多運動中心展演空間是夠的,只是年輕人無法使用;在他國,到處可以看到美學藝術,如比利時的山上,整面城市可以看到丁噹歷險記的塗鴉;另外,國內美學、音樂、藝術等課程長期不被重視,也是一個問題。

HANS WANG 文創設計師王翰仁(輔仁大學學生、台少盟好色計學員)說:

SAM_1787.JPG  

  自己高中就讀普通高中,大學才到服裝設計系,雖然在台北讀書,但不知有Y17,有去過西門町跟車站或學校活動過;下課後的空間也許不用執著在Y17,自己的經驗是通常是留晚自習到九點,高中體育課一個禮拜兩堂,也不一定會上,音樂課也常被借走。

柯文哲競選辦公室青年部陳宣諭表示

SAM_1733.JPG  

  目前能做到的,是讓文化還給文化人,場地租借費,若能專款專戶,希望能藉由文化資訊委員會讓文化界的人來分配。

Hot Issue:台北市缺乏青少年街舞表演者的場地與空間

台北市動態藝術嘻哈文化職業工會理事李坤翰:

SAM_1731.JPG  

  本身是街舞老師,現在在大專、高中教課,常遇到問題是學校沒有空間,只好去台北車站、捷運地下街或國父紀念館等空間,很多學生自備音箱,造成聲音干擾嚴重,且年輕街舞舞者的問題是沒有便宜、舒適的練舞空間,在戶外練習容易造成社會大眾觀感不佳,常吵到人或對溜滑板的青少年反感—擾民因此最希望能有一個可以提供給青少年街舞表演者一個專屬空間,不再是台北車站、板橋車站、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等下雨時,擠了很多群人在地下街,捷運乘客也會反應很吵。因此青少年的街舞表演空間使用上的問題需要被解決。此外很多校成果發表會雖然借用國軍英雄館等較便宜之處,還是需要面臨籌錢、街舞募款、跟父母拿錢等問題,卻無實質補助方案。

台少盟吳政哲主持人表示:

SAM_1675.JPG  

  很多社團成發需要用到場地,Y17一個時段要價24000元,一個進場大約就要兩時段,費用太高,也有學生借用陽明護理學院、自由時報廣場等場地,估計費用最低是六、七萬元左右,因為沒有立案,造成募款問題,常常跑給警察追、走在義賣合法邊緣。

Hot Issue:社區應更多釋放閒置空間、鼓勵公共性公民社團自主參與

台聯黨內湖港區市議員參選人陳嘉霖表示:

SAM_1746.JPG  

  個人認為,一是從根本解決,需探討北市空間過度商品化,除商業跟公共空間之外,剩餘空間很少台北大家都知道的有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卻不敷使用;目前社區公園公民會館規劃又是一個問題。目前最快可以解決的方式應是提高預算、釋放給專業規劃,短期內立即可以做到的是社區政府,雖然櫥窗式的社會政策普及性仍舊需要改進;二是盤點閒置空間,釋放給社區,需提高預算,中央需要將規劃的權力釋放下來,使更多居民能夠自主參與,包含預算規劃等。都市缺乏公共性空間,普遍不具有公共性公民社團的自主參與,民主互動的過程無可避免,應將所有閒置拿出來變成真正的公共性空間,風險是需考量公民素養與參與程度,省察出來的結果不見得會比現況更好。

Hot Issue:青少年面臨借用場地的第一關—立案法人

大安區古莊里里長參選人簡銘宏

SAM_1747.JPG  

  大安區這裡沒有高中只有大學,以前自己參與熱音社只能花錢去練團室練團,因為學校沒有適合的使用空間;拉回個人社團的學習應該再加上社區文化藝術參與,正視青少年需求,仍需考量政策的解決端該如何因應,如辦社區影展、活動等但是又會卡到青少年面臨借用場地的第一關—立案法人,由於現在的制度不友善青少年,要年滿二十歲才能擔任發起人審請立案因此變成需要跟各樣的成人團體聯名申請立案才有能獲得補助或是進行募款。

Hot Issue:如果有以青少年為主的市集

輔仁大學服裝設計系學生王翰仁:

  雖然不是學藝術專科出身,但從參與台少盟好色計就業力培訓公益攜手計畫再到與學校、民間企業Campobag合作練習出國擺攤大學會選擇服裝設計是因為高中國中課業很重,國高中比較少有自主的能力,自己不知以後要做甚麼,感覺是社會弱勢的一群,畢業後與工作落差很大,自己在服裝設計沒有任何底子,因此在參加台少盟的好色計計劃之前完全沒有接觸過設計之後奠定風格、了解產業的發展,大三又再度參與Campobag 然後再去澳門擺攤,銷量、商品故事性都好很多,一路累積了自己的設計實力其中很特別是出國去澳門擺攤的經驗。澳門民政總署的創意工作坊相當歡迎各國的創作者,如澳門、美加、中國、台灣等這次擺攤學習,很幸運的是藉由自己的東西可以體驗當地文創產業進行方式。

  此外多數年輕人靠社群網站讓自己可以發聲、讓大眾看見之前的經驗是面對面的市集到網路平台,一般這樣的發聲的媒介並不多,對有興趣的青少年就顯得資源貧乏不易被大眾矚目;但現在的青少年發聲被認為只是廢話、社會大眾通常不看在眼裡青少年剛好是思想很多、很有想法的時期,但往往容易被舊有標籤限制。由於自己的興趣與渴望,除了主動參與台少盟好色計的培訓、學校合作,常常在想除了這兩個還有什麼是可以讓藝術創作之路行得通?政府做的這些文創人才培訓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嗎?自己的風格跟現在流行的馬來模風格很不一樣的時候怎麼辦?讀服裝設計系時會想像吳季剛一樣在世界的舞台發光,但創作人如果沒有發聲的機會很難繼續走下去,因此會希望有一個以青少年為主的租金相對便宜的創意市集,因為現在西門紅樓、華山費用頗高,一般年輕人負擔不起,如果有政府為我們辦的市集和樂團、街舞一起整合,將會有很大的助益,而且需考慮青少年人多的地方,不再是偏僻又不易到達之處。

 

接著吳政哲主持人提問:問中國、澳門擺攤最大的不一樣在哪裡?

王翰仁回答:

  台灣人比較務實,多只會選擇有名氣的設計購買,且會因為創作者沒有名氣,不認為你的東西可以賣到這個價錢;但在澳門,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阿嬤一天來兩次支持我的創作,相較之下,澳門人對藝術設計創作接納度很高,不會介意擬定的價格多少,只要擺在攤上,都會支持,國際性包容、接納度很高。

 

吳政哲主持人提問:兩國擺攤的單位友善程度有差別嗎?

王翰仁回答:

  澳門民政總署就是籌畫單位,就是那裏的中央政府,但台灣這裡是民間自發性組織,台灣政府比較少有主動接洽的機會與管道。

吳政哲主持人表示:

  台灣之光幾乎都是從國外發跡成名後回來,如現在塗鴨人Bounce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跟台少盟合作提倡青少年街頭塗鴉創意,卻是多年後從國外紅回來才受到矚目;現在藝術資源補助常是撥給已經有成績、聞名的創作人,請問在座各位,除了空間以外,是否有友善資源政策、制度是我們可以討論的地方?

 

台聯黨內湖港區市議員參選人陳嘉霖表示

  我是從做社區營造開始的,我認為大多數問題在於專業玩家不要埋沒、但也顧到青少年心靈人格全人發展再來是國內青少年生活場域大多是在學校與家庭,青少年除了家庭生活、學校教育之外,其實還有社區生活,現況是台北市政府的社造做的比鄉村社造還弱,以人格文化發展而言,鄉村的呈現反倒比較好,很多原住民鄉鎮也做得不錯。期望未來市政規畫不論硬體軟體上都能夠大幅提高社區、鄉村營造預算,提供給青少年有多元的生活場域。

  另外我過去做了兩年國科會社造計畫-新北市烏來部落社區,做空間文化的真實性,發現一個問題:純商業部門做的文創與公家做的文創非常不一樣!社區參與應該說是社區自主自理比較適合,實際的方法是釋出更多空間給公民團體來做雖然剛才有說過我們太依賴登記立案的組織,但這是現在最可行的方式,最好是讓社區型的社團來做最後如果我能當選,就會鼓勵學生、青少年自主規劃自理的權利與政策,光說參與不夠,要如何讓青少年培養文化藝術,需要很長一段的社區營造另外,現在的社會住宅,規劃時也應該要把青少年文化休閒空間規劃進去才適當。

古莊里里長候選人簡明宏

  我們應該要有更高的理想,但是從外圍的方式無法做到,所以我從最基層的開始做起,像選里長開始,從自己的藝文專長開始比如剛才說的彩繪牆面、一個里、一個公園等台北市空間的綠地非常少,從藝術文化介入是一個很棒的方法,讓居民參與社區,才有更多議題空間,如教育、政策的改革等。

輔仁大學服裝設計系學生王翰仁:

  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因為我有主動去參與,雖然有許多民間、私人企業舉辦文創活動,還是希望政府、學校教育主動,畢竟青少年沒有那麼多資源可以自主經營文創平台的。

 S__21365026.jpg  S__21365022.jpg

  

整理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好色計 的頭像
好色計

好色計youthdesign

好色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